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好吗,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安全吗,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多少钱

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好吗,

  2016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5.6亿部,而此前,中国已经沉积了约10亿部废旧手机。

  十亿的量级,每年5亿的增长量,持续新旧替换之间,旧手机都去哪儿了?

  隐形宝藏

  换了新手机后,很多人会将旧手机放在家里,长年保存以至遗忘,但从健康和环保的角度看,这种做法并不科学。

  因为电池等配件的存在,某些上了年头的旧手机会释放放射性物质,包括铅、汞等有毒物质,放在家中时间久了,对人体健康会产生危害。

  同时,若旧手机随意扔弃,其化学成分会渗透污染土地和地下水,对环境造成污染。

  因此,从根源上看,将无用的手机进行合理回收,是一件环保公益事业,某些专门的环保回收企业甚至可以得到政府补贴。但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环保层面,二手手机回收市场还隐藏着巨大的经济价值,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隐形宝藏。

  这座宝藏来源自手机的硬件——电路板、液晶显示屏、电池、摄像头、麦克风、扬声器等,一部手机重量的30%—40%为各类贵金属材料,如金、银、钯等。

  简言之,即便进行最基础的“回炉提炼”,旧手机都可以变成各种贵金属材料,包括国人最喜欢收藏的黄金。

  手机电路板中的贵金属含量最多。据统计,1吨手机电路板能回收黄金1000克以上,这个“提炼值”比世界最大的兰德金矿还高出100倍。业内人士称七块手机电路板就可以提炼一条金项链。

  据报道,苹果曾从超过4万吨的旧iPhone、iPad和Mac中,提炼出约2.8万吨可回收利用的材料,包括近1吨黄金和3吨白银,价值高达4000万美元。

  依照我国目前每年废弃1亿部手机估算,这些废旧手机总重达1万吨,若全部回收处理能提取1500公斤黄金、100万公斤铜、3万公斤银。

  手机翻新

  环保的回收提炼只是旧手机最基础的价值利用,在专业人士手里,这些物件可以变得更值钱,比如二手手机翻新。

  手机翻新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翻新机”指的是二手手机用化学液体清理干净,重新换外壳,配上假冒的电池、充电器和包装,当作新机销售。

  说到翻新,不得不提深圳华强北,这条电子商业街在手机翻新的产业链上,扮演着不容忽视的角色。

  此前有报道称,华强北至少有上万人从事手机翻新这一行。这些手机翻新据点通常在普通居民区内,以家庭小作坊形式出现。

  在这些手机翻新作坊内,以最好卖的苹果手机为例,未经专业手机拆解培训的“工作人员”会熟练拧开细小螺丝,小心翼翼地注意电路板上错综复杂的排线,并将屏幕和机身迅速分离,用镊子清洗主板,对其进行除尘,再更换零件、喷油、外壳,然后补齐配件、包装、加入仿冒的说明书、制作价格标签,一部和原装手机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的“苹果”就这样完成了,前后不超过十分钟。

  相较苹果的翻新,三星的拆解组装更简单方便。对二手手机商家来说,翻新三星的成本很低,因为三星中框和后盖全都是塑料,业内人笑称,做一个“山寨版”三星和生产一个塑料饭盒难度差不多。

  翻新后,批发商将各式翻新机输送至全国三、四线地级市,有的流送至五、六线的小县城,剩下的出口东南亚和非洲国家,在层层回购和分销中,各级批发商赚得差价。

  品相完好,则被某些不法零售商以水货机之名充当新机卖出,赚取高额利润。

  翻新手机除线下渠道外,线上渠道也不可小觑。华商君发现,在淘宝网上,iPhone6价格基本集中在2300元~4000元左右。在一家淘宝店内,其4G全网通16G iPhone6售价为2588元,月销量达2917件,在3万多条用户评价中,大多买家认为“十分划算”,三分之一以上认为“手机是正品”,而究竟是不是正品,答案显而易见。

  信息窃取

  除了传统的翻新渠道外,近几年间,二手手机回收平台也愈发红火,涌现出了一大批线上、线下结合的企业。部分款式较新的智能手机,通过这些渠道进行了回收。

  在二手手机平台爱回收、回收宝上,同样型号的iPhone6的回收价格在1500元左右,可两年前这款机型的官网售价是5288元。这说明,这款机型每月以150元左右的速度在贬值。

  贬值的速度让手机回收价格逐月降低,这与消费者心理预期回收价格有明显落差,这也解释了“过去5年里,我国二手手机存量达11亿部,而回收率不足2%”的事实,很多人宁愿把手机搁抽屉里睡大觉,也不愿低价卖出去。

  除规模化的回收平台,个体手机回收网点也越来越多,其回收价格相对更高,大家更愿意将旧手机卖到这里。

  但不为人知的是,多出来的那部分钱,实际还是由消费者“买单”——这些回收网点之所以愿意出高价,有些看中的是用户手机中各种隐秘信息。

  他们把收来的手机交给专业的信息软件恢复公司,恢复用户信息,然后筛选出“可以换钱”的内容。

  这类公司最感兴趣的信息主要有:核心身份、联系人和图片。仅以手机号码出售为例,网上打包售价平均每个号码约为8厘至5分钱不等。

  2016年,全国置换或出售二手手机达1.2亿部,如果平均每部手机中的通讯录联系人100个,依此推算,单就卖号码这一项收入,形成的灰色商业价值就可能高达6亿。

  千亿市场?

  以国内庞大的人口为基数,整个二手手机市场的资源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中国内地每年销售超过4亿部手机,消费者平均换机周期大约在15-18个月左右,每个家庭至少闲置有三部手机。

  如果以一部手机回收均价600元计算,那么二手手机回收市场的存量将达到2000亿元。

  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希望撬动这个蓝海市场,分得一杯羹。

  不论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咸鱼”,还是百度投资的“百度回收站”、抑或赶集网建立的“好收网”,此外,还有已获得4亿人民币D轮融资、号称全国最大的O2O电子产品回收互联网平台——“爱回收”,都已经进入二手手机市场跑马圈地的争夺阶段。

  这个市场争夺的大头就是二手手机的货源。

  如果其中一家公司的市场份额从2%提升到20%,意味着它可以站到供应链顶端,通过大鱼吃小鱼的方式慢慢吸走小回收商手里的货。

  一言以蔽之,谁拥有最多的货源,谁就可以在二手手机市场里掌握绝对话语权,控制渠道,甚至价格。

  这类平台更像手机收集后的分销商,消费者的手机在这里很快流向其他渠道。比如爱回收采取竞价机制和回收商们合作,每晚7点,爱回收的手机被列入清单供回收商们竞价购买。第二天上午10点,爱回收统计各家的报价,价高者拿货。

  回收来上来的手机命运,不外乎以下三种:

  一是完全无法使用或市场需求低的手机,将交给专业环保资质的部门,拆解提取贵重金属,或是卖给下级回收商,向3-6级区县线和海外市场二次销售;

  二是部分功能和硬件工作正常的,提取硬件,用以其他手机的维修;

  三是功能正常但外表有一些瑕疵,以及成色和功能几乎完好的,平台进行检测清理后,以二手商品身份出售。

  上游是散落在千家万户的旧手机,下游是线下回收市场和渠道,作为中间平台的工作看似简单,似乎可以一本万利。但实际上,预想中的千亿级蓝海市场,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美好。以爱回收为例,成立6年以来,这一平台从未能实现年度盈利。

  首先,手机回收是一个低频事件,很少有用户愿意主动出售自己用过的手机。因为低频,所以平台必须抓住精准流量。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流量越多,公司越能挣钱。但实际上,那些不是你目标用户的流量称为废流量,这样的流量再高也没啥用,而经常购买新手机的用户则是精准流量之一,因为他们手上拥有更多换下来的废旧手机,这些手机更可能进入二手市场。

  只有通过精准流量进入爱回收的用户才是目标人群,精准的目标用户会带来高效转化和优质反馈,这能带来更多用户,平台就会拥有更多的精准流量,如此反复,形成良性循环。

  然而,想获取精准流量,必须建立精准渠道。

  为此,爱回收和占据全国3C市场半壁江山的京东进行了战略合作。爱回收在京东的每个手机详情页面,都设置了手机估价和以旧换新的链接,用户提交订单后,爱回收上门去收,同时返给用户京东优惠券。

  这个渠道中,爱回收每送出1块钱的优惠券,就能刺激京东4块钱的销售额。这样,爱回收不仅增加了回收订单,还获取了大量精准流量。

  其次,有了精准流量显然不够,流量变现才有价值,变现得依靠二手手机的转化率。

  二手手机的一个难点在于“交易方式”,让卖方邮寄给平台很难成为常规渠道,上门回收也不太可能建立起来,能令平台建立认知度和信任感的,只能是线下门店的服务。

  开线下门店,无疑增加了运营成本,但对很多回收平台而言,这条路不得不走。

  一方面,开线下门店对导流、提高转化率、提升品牌认知度具有积极意义。另一方面,也是对深圳华强北和北京中关村等电脑城的二手回收散户们的竞争与打击。

  手机回收的门店,其实只是商场通道的一面墙放置一台回收机器。

  “门店模式的成本比想象中要少。因为体量都很小,新店装修7万块,每个月租金1万块。”爱回收CEO陈雪峰说。

  过去一年间,爱回收的“门店”交易占比超过50%,相比上门回收和邮寄等方式,现在一部手机的回收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风口生意?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国和消费国,但目前二手手机回收率却不足2%。可见,目前二手手机市场依旧面临相当多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回收方式抑制了用户积极性。

  目前,二手手机市场主要有两种回收方式。一种是传统厂家回收。魅族手机于2015年在其官网推出了环保项目“mCycle for home”回收废旧手机并提供补贴。华为紧跟其后推出以旧换新平台,将闲置手机进行市场行情估值发放代金券。

  但这种方式通常价格标准较低,消费者体验并不好,宁愿把旧手机留在家里。

  另一种是互联网回收。以“爱回收”为例,出售者根据网站选项提示给自己手机进行评估价格。

  这种模式初看,已经进入有序规范化运营,但实际情况有时却并不规范。一方面用户自己的描述很难做到客观,另一方面出价收购者的报价并无约束力,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导致了很多矛盾。

  其次,相关法律管理措施落后。2016年3月,最新版《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实施,手机作为重点项目首次被纳入其中,这预示着手机回收将结束“黑户”状态,国家对手机回收的公司敞开大门,但针对废旧手机拆解处理的具体落实细则尚未出台。

  旧手机的环保拆解处理,对技术要求很高,光一套环保设施就要上千万,而国内现存手机的拆解方法基本处于手工作业阶段,并且大多数拆解工作都是家庭作坊式——将手机投入到硫酸池,以腐蚀掉电路板的金属成分,或是采用直接焚烧等方式来提取贵金属。

  这种处理过程会产生大量的废气、废渣,这些物质绝大多数未经任何处理就排入我们生活的环境中。

  广东汕头贵屿镇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便开始涉足手机的拆解生意,并迅速发展成中国乃至全世界最主要的电子垃圾拆解基地之一。“家家点火,户户冒烟”的家庭作坊模式,使得该地区被冠以“全球最毒”的恶称。

  由于政策的不明朗,造成回收拆解企业仍在观望,现在国内渠道里囤积着大量废旧手机,大家都在等着细则公布。如果没有政府补贴,更多企业恐怕只能望而却步。

  最后,最关键一点,二手手机回收市场并不完善,没有形成一套手机回收的闭环商业模式。

  闭环模式是围绕着消费者一系列关联性消费需求,逐一提供相应的产品予以满足的商业模式。

  阿里巴巴的伟大之处在于每一个社会人的需求,都有其对应的满足方案:阿里巴巴旗下的快的打车、聚划算团购、淘宝电影、淘点点订餐、余额宝招财宝理财、来往朋友圈、阿里旅游、虾米音乐……满足了人们打车、团购、看电影、订餐、理财、社交、旅游、音乐等各种需求。

  淘宝的成功之处在于将用户选择、购买、支付、评价、售后的各个环节都放到了一条线上,并且以此来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

  但在二手手机市场,并未看到这种“一站式服务”的商业闭环出现。手机用户、回收商和互联网回收平台三者并未形成一个利益集合体,基本上处在一个松散的状态。

  这说明,看似千亿级的二手手机市场,目前来说,恐怕只是一个风口生意,挠到了用户的“痒点”,但还未完全刺到市场的“痛点”。

  未来,谁能打造二手手机回收闭环生态产业链,谁能“激活”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国的废旧手机回收市场,谁可能就是最后的赢家。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